至于和雪莲相处一室是不是有危险,夜萤倒也不怕。

要抢别人的男人,杀死那男人的女人是最不智的事情,雪莲就算想对她下手,也不是现在。

所以,夜萤悠哉地任雪莲扶着,进了另一间上房,独留下吴大牛在身后哀怨。

“夜姐姐,若是离开吴大哥能令你过上更好的生活,你是否愿意?”

晚间,两个人躺下准备睡觉的时候,雪莲隔着一盏烛火,幽幽地问夜萤。

“不愿意!”

夜萤毫不犹豫地答道。

雪莲听了,倒是略有吃惊,因为她其实并不觉得,夜萤对吴大牛的感情有多深厚。

只要看两个人相处时,事事都是吴大牛顺着夜萤就明白了。

听话的那个,肯定是处于弱势的一方。

所以,夜萤答得斩钉截铁,还是大大出乎雪莲的意料。

“为什么?”

清纯嫩白美女格子裙写真阳光下好明媚

“因为不必依靠他,我也能过上好日子!所以你这个问题是没有意义的。”

夜萤笑了,底气十足。

这就是女人也必须拥有自已事业的妙处。

底气,不是父母也不是丈夫给的,而是自已给自已的!

一个幸福的女人,必须能够从容地享受一份感情,但是却还要时刻能够保持抽身离去的能力。

并且,在抽身离去后,依旧能享有不输于现在品质的生活。

同样的,当一个女人拥有足够的能力和财富,能够和自已的男人同进退,她也不会受别人财富的诱惑,把自已的男人拱手让出。

雪莲倒是没有想到夜萤竟会如此回答,以她所受的男尊女卑、男人就是天、女人离开男人就是天塌了的教育,无法领会夜萤说这句话的妙处。

“没有了心爱的男人,没有他给的尊荣和地位,如何能过上好日子?”

“女人又不是靠着男人才能活,女人也有双手和头脑,靠着自已一样能过上好日子。”

夜萤回了句。

“呵呵,男人说到底,都喜欢左拥右抱,夜姐姐,如果有一天吴大哥另外有了新欢,你该如何自处?”

“我向往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,如果大牛他有了新欢,说明他已经不爱我了,那我自会放手,让他和新欢一起过日子去。”

“说得挺大方的,但是真遇到就不知道你的表现如何了。我和你说夜姐姐,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,没本事的男人才守着一个娘子过一辈子呢!”

雪莲的话让夜萤叹为观止,真是好奇葩的三观,不过却是符合这个时代的潮流。

夜萤想了下,道:

“我有洁僻!”

“啊?”雪莲不明所以。

“我这个人啊,从来不和人共用一支牙刷,也不共用一双筷子,如果别人用了我的牙刷和筷子,我就会扔掉。”

夜萤决绝地道。

雪莲似乎有点明白夜萤的意思了,她嘀咕了一声,觉得和夜萤实在话不投机半句多,便失去了和她说几句的兴趣,吹熄了烛火,兀自睡觉去了。

不过,有一点雪莲觉得她是可以肯定的,那就是夜萤肯定不是那么爱吴大牛,就冲她刚才说的那句话。

说也奇怪,和雪莲同寝,明知道她对自已并无好意,但或许是太累了,夜萤睡得很沉。

第二天天亮时,两个人还是在吴大牛的敲门声中惊醒的。

“大牛,你怎么不多睡会?我们方才还在做清秋大梦呢,被你吵醒了。”

夜萤穿好衣服去开门,回首把门掩上,才懒懒地对吴大牛道。

端翌正眼都没往屋内看一眼,只是拿眼睛上下左右打量了夜萤一番,见她并无任何异状,才道:

“今天天气不错,适合赶路,一会就出发的话,咱们天黑前能赶到云海镇。”

这是迫不及待要甩掉雪莲的节奏啊?

夜萤心内一乐。

不论如何,自家男人能经受得住别的年轻貌美女子的诱惑,总是让人心里十分舒坦的。

而且方才她开门时,大牛的眼睛,也是一直跟着她走,连有意无意往屋内看一眼都没有。

或许换成别的男人,早就趁着这个机会往屋里用眼睛“偷香窃玉”了。

夜萤都没意识到,她已经把吴大牛称为自家男人了。

端翌看着自家小女人慵懒地倚在门框上的样子,云鬓半歪,粉面虽然是素着的,却若涂了脂粉一般,一点樱唇不点自红,白里透红的肌肤,随手轻轻一斥鬓角的发丝,全身便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媚惑的女人味。

端翌忍不住吞了下口水,喉结“古噜”抽动了一下,他伸出手,掠过夜萤的脸庞,轻轻替她拂开几丝在她眼前调皮轻拂的青丝。

夜萤的身体习惯性地僵了一下,然后突然又放松了,她微咪着眼,享受着大牛给她的呵护。

这种呵护似乎从头开始就有,只不过那时候她并不喜欢,所以不在意,一味地拒绝逃离。

吴大牛的手指有些笨拙生硬,那一缕秀发他拢啊拢,却怎么也拢不到夜萤的耳后。

相反,吴大牛看着夜萤如珍珠贝壳一般精致的耳翼,他又萌生了一个新的念头,那就是把那娇嫩的耳珠捏在指尖,细细体会那柔嫩的触感。

他伸出手指,掠过夜萤额前那缕不贴服的秀发,就在手指快要如愿以偿,触到夜萤的耳翼之时,突然,夜萤身后虚掩着的门开了。

雪莲一身精致的妆容走了出来,看到这两口子竟然在门口含情脉脉,她的心象被倒了一瓶醋进去,强笑道:

“哟,吴大哥,怎么在门口站着呢?你们俩在说什么悄悄话吗?”

雪莲酸溜溜地道。

“呵呵,在讨论一会吃什么。”夜萤一脸笃定,那是知道这个男人只对自已好的从容底气侧漏,一脸的幸福感能把雪莲齁死,“我们吃牛肉面,你想吃什么?”

“一大早吃牛肉面?我可吃不惯,算了,我吃煎饼吧!”

雪莲随便说了样。

见夜萤拥夫自傲的神情,信心满满,不由地在心里暗暗较劲道:

明天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。

到时候,吴大哥跟我走,你可别哭鼻子啊!

夜萤只是随口说说,天知道这个小客栈大早上有没有牛肉面,可是吴大牛竟然硬生生地给她折腾出了一碗。

雪白的面条,筒骨高汤,切得薄如蝉翼的牛肉片,整齐地码堆在面条上,撒了点嫩绿的小葱,让人一看就食指大动。

雪莲狠狠咬了一口如铁块般坚硬的煎饼,眼神有点凶狠地看着夜萤面前的牛肉面,她也想吃,肯定比这铁煎饼好吃多了,这煎饼硬得,她牙都快崩了。

可是她当然没脸张口,之前谁让她说一大早吃不惯牛肉面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