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硬币的下落明了了,所以宫五晚上真的如公爵大人说的那样

她倒是想,就是怕找不到买主,或者随便找了给卖亏了,这种事宫五是绝对不会做的,亏本的生意谁做啊?

记完了,她咬着笔杆子看着吊灯,她要是把那副金子做的画给卖了,不知道能卖多少,要是把那个卖了,又能还一笔钱了。

挂了电话之后,宫五赶紧掏出小本子记账,又成功还了四千五百一十二块九毛钱。

公爵大人依旧笑:“好,一定。”

宫五顿时松了一口气,挂电话之前还提醒:“小宝哥,你一定要拿回来呀,要不然你就亏啦!”

公爵大人笑:“好,没问题。”

宫五一听,急忙点头:“嗯嗯,那小宝哥,你要负责要回来啊,我就不管啦!我的账本上,我要记下来我换了四千五百一十二块九毛钱了。”

公爵大人应了:“行,我要回来以后自己直接留下,就算是你还给我的,这样你就没必要担心的睡不着了,可以吗?”

她也不想给李司空打电话,那人比她还抠门,还斤斤计较。

宫五吸了吸鼻子:“那你一定要给他打电话啊!”

公爵大人点头:“嗯,真的,你别急,也给他打电话。”

蓝天下有位佳人如此纯真

宫五问:“真的?”

“小五!”公爵大人急忙开口:“不着急,我帮你要回来。”

宫五的声音带着哭腔,说:“四千五百一十二块九毛钱啊,小宝哥,我那是要还给你的钱啊!这可怎么办啊……小宝哥我先挂了,我要往李司空要钱!”

公爵大人问:“小五别急,没关系,多少钱?”

宫五发出一阵哀嚎:“我的钱啊——”

公爵大人有些诧异,“没有。”

宫五的心一下子掉到了谷底:“小宝哥,就是,就是我放在李司空后备箱里的硬币啊!他没有给你吗?”

公爵大人回答:“什么硬币?”

“小宝哥我刚刚想起来,我放在李司空车的后备箱里有好多硬币,你有没有帮我拿出来啊!”宫五抱着电话,就盼着他肯定的回答一句。

公爵大人的声音冷静的传来:“小五怎么了?这么打电话有什么要紧的事?”

她拿出手机哆哆嗦嗦的翻号码,拨公爵大人的手机号,电话很快通了,“小宝哥!”

她一翻身,一骨碌爬了起来,嘴里不停的念叨,“我的钱我的钱……我好多好多的钱……”

单独的房间里,宫五都快睡着了,突然一激灵坐了起来,“哎呀我的妈呀!我的钱!”

这么个二百五,气都气死了。

岳美姣张着嘴,斜眼瞅着他,好一会过后,躺下睡觉。

步生看了她一眼,站起来把毛巾送回去。

岳美姣气的伸手打了他两下,“你有病啊?”

步生皱了皱眉头,伸手捏着她的下巴,强行堵了过去,直到餍足了才松开。

步小八刚好哼唧了两声,步生站起来看了眼,发现他还在睡,重新在床边坐了下来,想要再亲过去,结果岳美姣嫌弃的别过脸,“我要睡觉了,你别烦我。”

岳美姣看了他一眼,送给他一个白眼,没说话。

看着她擦完脸和手,步生接过她递过来的毛巾,顺势低头亲了下她的嘴,笑了下,说:“辛苦了。”

岳美姣点头:“嗯。”

步生什么话没说,去洗手间把毛巾温了拿给她擦脸,“赶紧睡,到夜里的时候小八还要吃奶。”

岳美姣说了句:“我还没洗脸,我洗完脸再睡。”

宫五跑出去睡觉,步生伸手关门,问:“温度觉得热吗?”

步小八睡的纹丝不动。

宫五只好站起来,“妈,我去睡觉啦!”又捏下步小八的小胖脸,“步小八我去睡觉啦!”

步生从书房过来,“小五去睡觉,美姣准备休息。”

岳美姣懒的理她,就当她是吹牛了,才去了半年,她能学到多少东西?岳美姣是不信的,宫五也不敢说,她怕自己说漏嘴,让她妈知道是她没住校就惨了。

宫五踢着小腿,嘴里说道:“我知道了,你放心吧。”抬头对她呲牙笑:“等我回来,我就能教步小八了。”

她自己就没机会读更多的书,所以她一直希望宫五的知识方便能多积累一点,不至于像这样,干点什么非要吃亏上当自己摸索了才能吸取教训。

大言不惭的感觉,岳美姣忍不住笑了下,“你上学的事我帮不了你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宫五点头:“放心吧,我聪明着呢。”

岳美姣看她一眼:“本来也没让你回来,别耽误了学习就行。”

宫五翻翻眼,往床头一坐,“妈,我明天就要回去了。”

岳美姣白了她一眼,“他才出生四天,不给他吃得饿成什么样?还减肥,你这姐姐当的可真好。”

宫五弯腰蹲腿看着他,伸手捏了捏他胖乎乎的脸蛋,说:“妈,步小八是不是应该减减肥呀?要是一直这么胖,以后娶媳妇都成问题。”

岳美姣躺在床上,步小八一个人睡,两只肉嘟嘟的小胖手投降状举着,小胖腿就跟小青蛙似得圈着,睡的昏天暗地。

回去以后,她洗完手又去看步小八,步小八早已睡的跟小猪似得,反正他自打出生以来,除了吃就是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