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二少爷,您怎么了?”掌柜不知道外面的客人跟陈星子的渊源,但是他也瞧出了陈星子的不对劲儿来,关切的问了一句。

  掌柜的声音打断了陈星子的思绪,刚刚若不是掌柜的喊了一句,自己只怕已经出去了,好生奇怪,怎么会是这样呢?

  那个夏知了就像是有魔力一般,只要她一出现,总吸引着自己的注意力。

  陈星子冷静了一下,道:“没事儿,我们继续。”

  只是他嘴上说着,可心思却已经飘到了另一头,夏知了还在跟小伙计讨论着该买什么样的酒,要买多少,可见这个女人是真的一点儿都不懂酒的。

  陈家不愧是做酒的大户,就连米酒也有很多种,夏知了看的有些头疼,闻着都觉得晕乎乎的,长这么大,她连一滴酒都没有沾过,前世倒是闻了不少酒气,让人作呕。

  “行吧,你说了那多,我觉得还是这个米酒吧,价钱也合适,那就拿这坛子吧!”夏知了当即拍板决定,这家的酒要买只能一整坛子的买,做鱼肯定用不了这么多啊,剩下的要干嘛,夏知了还没有想到。

  陈家的酒就是这个规矩,因为酒坛子开封后,里面的香气就会跑出来,零散的买的话,总开盖子,香气会跑很多,而且陈家毕竟不同于别的小酒坊,哪怕规矩苛刻,可仍然不却买的人。

  酒香不怕巷子深,似乎也是这个道理。

  刚开门不久就卖出去一坛酒,小伙计也很开心,收了钱就把酒递给了夏知了,石头抱着酒坛子,道:“娘子,这是啥?好香啊?”

  “这是酒,石头,你不能喝酒!”夏知了是把他当成小孩子了,小孩子就不能喝酒。

  “一口也不可以吗?”石头边随着夏知了出了酒铺的门边问道。

   气质清纯可人元气少女青春阳光写真

  陈星子在屋子里听着一男一女的对话,再次走神。

  “二少爷,这个月的进账是两千三百两!”掌柜提高了声音,他也很纳闷,二少爷平时不这样啊?难道是昨晚没睡好?

  陈星子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清了清嗓子,“哦,不错,下个月争取多赚一些。”

  “是!”掌柜道。

  外面没有了那让人走神的声音,陈星子突然觉得不习惯了,他放下账本,“今天就这样吧,给胡老板的货我已经准备好了,他的车过来就可以拉走了,我还有事儿,先走了。”

  “二少爷,慢走!”掌柜的看着陈星子有些慌乱的离去,心头的疑惑更大了,他还在担心难道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,惹到了二少爷?

  陈星子一个男人,步子大,肯定比夏知了跟石头走的快,石头一手抱着酒,一手牵着夏知了,时不时的还要把她护在怀里,仿佛夏知了是个瓷娃娃一般,一捧就碎似的。

  而夏知了也一脸笑容的跟石头在说着话,远远看去,真的是好一双璧人,看的让人羡慕不止。

  陈星子忽然心猛的一抽,为什么疼呢?他也说不清。

  他甚至不知道追上去要做什么,但是他就这样如游魂一般的追了上去,然后也跟着进了仙客楼,没有从他专属的门,这次是从正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