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爷带着三老爷把三个佛像按照苏氏说的布置摆好,又在佛台前摆了香案,转身交代众人都回房去沐浴,再过来揭开红布拜菩萨。

苏氏就蒙擦擦的跟着三老爷后面回了燕旻堂。

拜佛前沐浴更衣洗手这个她知,问题是这是她三房的佛堂,你们全体都来这里,头一次可以,不会以后都跑我院子里来拜佛的吧。

回去后,苏氏就问了三老爷,三老爷说道:“今儿是迎菩萨,以后谁要拜自个院里请个拜好了,我这又不是庙,还敞开了门让他们进出不成?”

苏氏听老爷也这么认为的就点头,又交代他给大哥说好,不然大哥要是把园子和燕旻堂分开,另弄个门,当做候府的佛堂,苏氏就歇菜了去,明年还要弄个游乐场的哪。

今儿的旻山分外争气,没有哭闹,在门口时,就睁大小眼来回的看,头一回见那么多人来回忙碌,后来被奶娘抱回来也没哭闹。

苏氏交代奶娘也给旻山洗个澡,自己先去更衣室沐浴,因为她还得梳发髻,比较慢,就先三老爷一步。

等她收拾完,三老爷也沐浴完毕,还去了书房让葛松给束了发,苏氏暗乐,真是妇联主任又带出个办公室主任,葛松如今是养鸟种花梳头什么都会了。

三老爷抱着也收拾好的旻山,后面跟着苏氏到了佛堂,陆续的众人也都到了。侯爷那是容光焕发,穿了个暗红色外罩,头发梳的油光,中间的白发也不那么明显,旁边的大嫂更是一身喜气,只有太夫人一个人懵糟糟的坐在椅子上,别的人都站着。

侯爷低头给太夫人说了阵话,就见太夫人转脸乐开了怀,见到三老爷抱着的旻山,忙伸手笑道:“我的乖孙,到祖母这里来,让祖母抱抱”

三老爷把旻山交到母亲怀里,还说道:“母亲可要抱住了,这小子闹腾的很,劲又大,别蹬着母亲了”

太夫人不愿意的说道:“你们小时候哪个不是我抱大的,几个月的娃我还抱不住了”

韩系热裤美眉荷叶下卖萌

等太夫人抱上手,一是不熟悉,二是太夫人坐着,抱着旻山就挡着他看风景了。旻山开始使劲的上下蹬腿,冲着三老爷呀呀的叫,还好三老爷一直盯着,看母亲被旻山蹬的差点松手,忙接过来,说道:“母亲那会年轻,自然抱的住,现在母亲多大了,再说这小子闹得很,别再把母亲给摔了”

太夫人一看自己确实抱不住,也就罢了,嘴里却说道:“上回你抱他去我那,我还抱过的,没成想这还没过一个月就那么有劲了”

苏氏也忙说自己也抱不住,太夫人看不是自己一个人无能抱不动,媳妇也不行,这才笑着和两个媳妇说起了育儿经。

等人都到齐了,侯爷摆好了香案,点了香,带着爷们儿郎们都跪下磕了三个头,年龄小的就由当爹的磕完,又按着小的磕,旻山太小,只好让三老爷抱着在怀里意思了下。

侯爷起身拜了三拜,揭开红布,三个佛像在众人眼中亮相,一个庄严,一个平和,还有一个威风凛凛。

侯爷看的直点头,三老爷怀里的旻山却大哭起来,扭头不看佛像,把小脸埋在三老爷怀里只嚎。惊愣了佛堂里的诸位。

外面的苏氏听见旻山的嚎声也着急起来,走到门跟前往里望。以往旻山都是闭着眼嚎,从没有过的还藏起脸开嚎,不知怎么回事,难不成菩萨请错了?犯冲?也不对呀,这个不是她自己挑的,是觉能法师指定的呀。

三老爷也不看侯爷一脸惊讶的神情,急忙抱着旻山出去了,走到歪亭子跟前小声哄着,旻山埋头嚎也不透气,就抬头看是熟悉的环境,就不嚎了,抽抽嗒嗒的,三老爷从怀里抽出个手帕给他擦了擦眼泪,晃悠着走远了。

侯爷目瞪口呆的看着三弟旁若无人的抱着儿子走远,旁边的爷们也是一脸懵糟糟。

太夫人见孙子不哭了,也不管其他,笑呵呵的对站在佛堂门口的大儿子说道:“该我们拜了吧”

侯爷点点头嗯了声,苏氏和大嫂一边一个扶着太夫人起身,走进佛堂。

苏氏心道,幸亏建的大,这男的一波女的一波,也都装下了,要是一起进去拜,挤挤也能站下,那就没法跪下磕头了。

太夫人打头,后面跟着大房二房三房女眷们,也点了香跪下磕三头,起身后拜了三拜。

迎菩萨仪式才算完毕,这么隆重还真是让苏氏意外。最初她还以为请个稍微大点的菩萨,最多自己三房女眷来拜下,以后她就可以随时来磕磕头了。哪成想闹成如今这样。这京里又该有宣平候府三房的传闻了。

苏氏想想都汗颜,每次传闻都是她折腾出来的。

以后可要好好拜拜菩萨,自己没想成京城头条,只愿和以前一样,在外面当个透明人呀。两世都是普通妇人,走在街上就是路人甲,被人关注好不习惯的。

这一顿折腾,送回去太夫人后,苏氏是回到自己卧房,一头趴在床上,腰酸背疼呀,赶紧招呼秋藤来给按摩下。

春草现在旁边说着府里的事,外面秋枝忙乎的指挥下人干活,还派了人守着佛堂。

春草一脸向往的对太太说道:“太太,等收拾好了,太太拜了菩萨后,也让奴婢进去拜拜吧”

苏氏趴着,脸侧贴着床,这样趴着脸太不舒服了,心里想咋没让五爷给做个按摩床的,跟前世的一样,掏个洞洞,脸好向下趴着。嗯,晚上就画图。

想到有次大儿给苏氏说,母亲要把五爷变成木匠了,苏氏忍不住就呵呵的笑出声。

春草正等着太太回话哪,就听太太歪着脸笑出声,还以为自己提的要求过份,就听太太说道:“等我明早先拜了后,你再去拜,以后下人们要拜的就在门口拜算了,不然个个进去拜下,我那佛堂成啥了”

春草见太太只答应了她进去,引以为荣的说道:“那是,哪能谁都进去,奴婢也是沾了太太的光”

秋藤心里很是羡慕,也想去拜拜,但又不敢开口,她可不敢和春草攀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