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睿顿时目瞪口呆,惊悚之下,宛若木雕泥塑。

在灵堂,他本就被吓得不轻,此刻萧煜所言,又字字句句与灵堂之事吻合,萧睿心头,一时间如鼓槌猛击,烈风席卷。

悚然大骇之下,眼神狂乱,面色素白,“你……你休要胡言乱语,光天化日之下,何谈鬼怪!”

满朝大臣,顿时一脸狐疑看向萧睿。

这个被南安王倍加倚重的世子,一向精明能干,怎么就被四殿下胡诌的几句话给吓成这样!

难道,皇长子和梅妃当年那件事,当真和南安王有关?

皇长子优秀卓越,梅家又是百年耕读世家,梅老先生门下门生不计其数,一旦萧炎登基,他的皇位,几乎是无人可以撼动。

莫非,数年前,南安王就动了不该有的心思,所以……

能站在这金銮殿上的大臣,哪一个不是历经宦海沉浮,略有一点风吹草动,便能捕风捉影。

看着萧睿被吓得微微扭曲的面容,朝臣越发觉得,萧煜之言,绝非无的放矢。

极度的惊骇之下,萧睿无心再与萧煜多费口舌以求什么顺其自然水到渠成,一步站定,深吸一口气,竭力不让自己去想那小內侍阴笑的脸,冰凉的手指,抬手直指萧煜,道:“你根本就不是四皇子萧煜,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,散布谣言,接受重臣朝拜,授储君金印!”

此话一出,萧炎反倒是从惊悚中暂时缓出神来。

热裤背心过膝白袜的双马尾萝莉美少女

风华无限的面上,虽依旧略带苍白,却是眼底一片正气凛然腾升而起,转身对向一众朝臣,满面慷慨激昂。

“你们都被他骗了,他根本就不是萧煜!他是慧贵妃寻来替代品,被人易容,装作萧煜的样子,行储君之礼!”

萧睿此言一出,朝臣中登时如火药炸响,响起一片嗡嗡低语。

议论之声叠叠传来。

有说萧睿被吓得失心疯的,有说南安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,有说南安王和萧睿把满朝文武当傻子耍的……

总而言之,却没有一句是萧睿想象中该听到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