宴席厅果然骚动起来。

景家一直瞒着宾客主婚车撞伤了人,也瞒着景逸跟着伤者去了医院的事,只说是新娘紧张,景逸在休息室陪着,可消息还是不胫而走,甚至,有人传出被撞的人是萧家三少奶奶,景逸之所以跟过去,是因为这萧家的三少奶奶和景逸的旧情人长得相似。

景逸五十多岁还没结婚,其中的原因,年纪稍大一些的人都知道,当年景逸看上一个夜总会出来的女人,为了那个女人和家里闹翻,一度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后来那个女人又背叛了他,和另一个男人跑了。

此后,景逸身边再无其他女人。

当初夜总会出来的那个女人,见过的人不少,可,毕竟过去二十多年,很多人都忘了那女人的长相,只依稀记得是夜总会头牌,长相极美极妖娆。

萧家刚娶进门的三少夫人居然和当年的那个女人很像?

很多人回忆起萧砚婚礼上的丑事,萧家老大意图非礼新娘……

跟曾经的头牌长得相似,难怪萧家老大把持不住。

景家这边的亲友虽有些骚动,但也不至于乱,女方那边的宾客可完完全全不淡定了,都在为闻人喜抱不平。

今天是闻人喜和景逸的大喜日子,景逸跑去陪一个和自己旧情人长得相似的女人什么意思?景家没有别人去处理车祸的事了?

闻人喜的父亲闻人越和两个哥哥闻人陵与闻人焕明显不高兴,女方这边送亲的人回来就把路上发生的事告诉了他们,他们碍于景家的权势,不好太过得罪,不痛不痒地问了几句。

可到现在,景逸还不出现,事情也传开,这叫他们的脸面往哪儿搁?

天然呆萌可爱丫头户外写真集

不断有亲友过来问他们这景逸到底还过不过来结婚,问得闻人越的火气‘蹭蹭蹭’往上窜,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,摔了好几个茶杯。

闻人陵看了下手表,语气有些冲地问景综,“这都快八点了,新郎究竟还能不能到位?”

这事是景家理亏,景综语含歉意,“已经在回来的路上,就快到了,别急。”说完,转头看了眼景博渊。

景博渊走到旁边给景逸打电话。

正在通话中。

另一边,景老夫人正在和景逸通话。

“妈。”景逸的声调带着莫名其妙的喜悦和激动,“医生说我不能输血给苏玉琢。”

“不能输就不要输,萧家不是普通人家,连个献血的都找不到?你再不回来,你就要失去小喜了你知不知道?”

景老夫人气得恨不得现在就出现在景逸面前,把他拎回婚礼现场,“还有半个小时,你究竟能不能回来?”

“妈,医生跟我说,直系血亲之间不能输血,我和苏玉琢是直系血亲。”

直系血亲,指和自己有直接血缘关系的亲属,具有生与被生的关系。

苏玉琢比景逸小了三十来岁,如果两人真是直系血亲关系,谁生谁被生,一目了然。

景老夫人愣了一下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妈,苏玉琢可能是我的孩子。”景逸声音忽地变得空灵旷远,“她和眠眠那么像……她可能是我和眠眠的孩子……”

眠眠,苏眠,二十多年前景逸爱得刻骨铭心的女人。

“不可能!”景老夫人想也不想就否认,不可能,当年那个女人是怀了孩子,可她明明已经亲自将那个女人送进医院人流室。

“是不是,几天之后就知道了。”景逸无心和景老夫人去争论这件事的真假,如今科技这般发达,dna鉴定出来,铁证如山。

景老夫人从初始的震惊中回过神来,再次严肃地道:“你现在赶紧回来,婚礼不能再拖,小喜父母这边已经很不高兴,小喜爱着你,纵着你胡来,可你也要顾虑到她的感受。”

“是我对不起她。”景逸道:“我要在这等苏玉琢醒来……”

“你疯了!”景逸话没说完,景老夫人不淡定了,拔高音量吼了一句,旁边有人看过来,她不得不压低声音,她简直要被气死,“你结婚了你知不知道?你不来,你让小喜怎么办?”

景逸沉默了一瞬,“我给她打电话。”

“景逸!”景老夫人心口一阵难受,“你不能这么对小喜,她等了你二十年,你们已经领了结婚证,法律上已经是夫妻,你不该把别人看得比她还重要。”

说着,景老夫人语气软和了几分,商量般地道:“你先回来,把婚礼举行了,婚礼一结束,你就回去守着那个苏玉琢,行不行?你要是不回来,你让别人怎么看小喜?你让她以后怎么做人?”

说话间,时间又过去几分钟。

离八点还剩二十分钟。

“老二,算是当妈的求你,先回来完成婚礼,婚礼之后,你想做什么都可以,小喜通情达理,如果萧家的苏玉琢真是你和那个苏眠生的孩子,她也不至于不让你去看生命垂危的女儿,你先回来行不行?”

景索索站在景老夫人身后,听见这话吓得目瞪口呆。

“哎,心心,太惊悚了,我刚听见奶奶和二叔打电话,你知道我听到了什么?”景索索拉着叶倾心腰侧的衬衫裙布料,紧张兴奋得手直抖,“那个苏玉琢,居然是二叔的亲生女儿,我的天呐!这太惊悚了!”

景索索一连说了两个太惊悚,可见是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了。

叶倾心也吃了好大一惊。

“真的假的?”她本能不信。

“真的,奶奶亲口说的,你说怎么这么巧,偏偏就赶在二叔结婚这档口撞上主婚车,被撞的人还那么巧跟新郎是亲生父女关系,跟排练好了似的。”

景索索吱吱喳喳,叶倾心却问了句与话题无关的话,“几点了?”

景索索抬手看了眼腕表,“八点四十九,还剩十一分钟,估计二叔是赶不回来了。”

就在这时。

“啊——”宴席厅靠近婚礼台的位置忽然爆发出一阵惊恐的尖叫。

叶倾心和景索索同时吓了一跳,齐齐转头看过去。

婚礼台前,不知道古兴德什么时候混进来的,右手拿着把刀,左手腕鲜血直流。

以他为中心,众人往后退开,腾出一片半圆形空地。

“那不是古娇她爸?干什么?闹自杀?”景索索躲在叶倾心身后,她怕血,鲜红鲜红的流了一地,看着十分瘆人,“自杀也不用到别人婚礼上自杀吧?好讨厌!”

忽地,景索索身前的肉盾没了。

转头一看,叶倾心被景博渊护在怀里,往后退了好几步,甚至,景博渊的手捂住了叶倾心的眼睛,生怕她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吓着。

三个小家伙被佣人们抱着躲到了宴席厅外,周围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三个穿西装的男人,状似无意地将三个小家伙护在中间。

景家和闻人家的人脸色都难看至极,一场婚礼,接二连三出事、见血,实在是晦气!

景索索看着被景博渊护在怀里的叶倾心,羡慕地撇撇嘴。

眼珠子左右扫了扫,想重新物色个肉盾,古兴德那个样子显然也是没打算伤害现场的谁,可是,她恐血,那血流一地的样子一下一下冲击着她的视觉神经,真的很可怕。

她也不敢一个人独自出去,这里人多,倒还好点,要是身边没人陪着,她肯定满脑子都是一地血的场面,自己就能把自己吓死。

景综已经出面解决事情,正和古兴德交涉,景索索无心去听那边说了什么,看见离自己有点远的景献献,正要悄悄走过去——

胳膊被人拉了一下,下一瞬,落进熟悉的怀抱。

“别害怕。”熟悉的嗓音在头顶响。

她的脑袋被男人按在怀里,鼻子抵在他胸膛上,淡淡的烟草味和他身上独有的味道一起钻进景索索鼻腔。

景索索恐血,程如玉知道。

程如玉一手按住她的后脑勺,一手在她后背安抚似的轻轻拍着。

景索索浑身僵硬,鼻子不知怎么一阵发酸。

自从意识到自己喜欢上程如玉,就再也没有被他这样抱过,他的怀抱很温暖很结实,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,他手上的力道不轻不重,景索索忽地感觉心里的恐惧,就这么烟消云散了。

周围人群混乱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古兴德身上。

她悄悄地,悄悄地抬起手,抱住程如玉的腰。

程如玉身躯一僵,旋即放松下来,胳膊收紧了一点,下巴抵在小姑娘的头顶,毛茸茸的触感,直接柔软到他的心坎儿里。

两人都没有再说话,很有默契地就这么抱着。

他们身后不远处,景纷纷站在人群里,那对拥抱在一起的年轻男女,在她眼底无限放大、放大、放大,直至占满她眼前的世界。

叶倾心眼前一片漆黑,景博渊把她的眼睛捂得一丝缝隙都不露。

视觉受限,听觉变得灵敏。

“很抱歉破坏景逸的婚礼,我不想伤害谁,我只希望你们能放我女儿一条活路。”古兴德的话清晰地敲在叶倾心的耳膜上。

“你以为放点血我们就会妥协?”景综冷嗤,“古娇胆敢设计伤害我儿媳和孙子,就应该做好接受惩罚的觉悟。”

叶倾国的事,可以说在场的没有不知道的。

“我求你们放过她!”古兴德眼睛里布满视死如归的决绝,“要不然,我就死在这里!”

说着这话,他当真把手里的刀往脖子里划,锋利的刀刃割开皮肉,血顺着皮肤滑下来,晕染了他身上的淡蓝色衬衫。

死了人,婚礼就是想继续,也没办法继续了。

况且,景家三兄弟在军政两界的地位,不可能眼看着有人死在景家的婚礼上,若不然,事情必定会对他们造成极大的影响,所谓树大招风,有多人双眼睛盯着景家,妄图找到将景家这三兄弟拉下马的机会。

古兴德也是山穷水尽了,这个办法,成功的几率并没有那么大,可是,不拼一拼,他实在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办法去救自己的女儿。

“这为了自己女儿也是拼了。”

“唉……可怜天下父母心呐,我看古娇也没有真的伤害到景家那孙媳妇和重孙子,不至于把人逼得自杀吧?”

自古,人都有这样的劣根性,不分是非黑白,一味同情眼前的弱者。

言论有些往古兴德那边偏。

景综和景彦脸色严肃又难看。

现场的保安人员牢牢围住婚礼台前的古兴德,一个个眼睛紧紧盯着他手里的刀,试图找个绝佳的机会扑上去夺走凶器。

古兴德警惕地看着围着他的人,威胁道:“再往前一步,我立刻就死在这!”

站在人群之后的景博渊,给明天递了个眼色。

明天是女孩子,个子又小,很容易就隐匿在人群里,她悄悄绕到婚礼台之后。

“你现在就打电话,让派出所放了娇娇。”古兴德这话,是对景彦说的,若说别人或许没有这个本事,但是景彦,还真有这个能耐。

“这里我安排了人偷拍,你自己清楚有多少人虎视眈眈你现在的位子,如果把你们逼死我的视频交到那些人手上,你比我更清楚会怎样!”

古兴德的大半注意力都在景彦身上,剩下的注意力分散在周围的保安人员身上,明天已经悄无声息绕到他身后,在场的人有人情不自禁瞪着眼睛看向古兴德身后,等他意识到自己身后有人,为时已晚。

在场的没有人看清明天是怎么做的,等尘埃落定,就看见那个瘦弱的小姑娘,把古兴德压在地上,控制住他的双手,那把明晃晃的刀丢在不远处的地上。

古兴德没有挣扎,眼睛里布满死灰。

再也……无计可施了。

娇娇,爸爸……尽力了。

这段插曲很快过去,有服务员过来清理地上的血迹,古兴德被赶过来的警察带去医院,空气中残留着淡淡的血腥味。

“都八点半了,新郎还没来么?”现场不知道谁喊了一句。

闻人老夫人从刚才的惊魂未定里回神,想起独自在休息室里的女儿,恼怒地丢下一句:“今天这婚,不结也罢!”拔腿朝休息室跑过去。

休息室门开着,之前景老夫人留下守着闻人喜的佣人端着托盘,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。

休息室里。

洁白的婚纱整整齐齐地铺散在沙发上,钻石王冠和项链耳环有序地摆在化妆镜前。

“小喜!”闻人老夫人找了一圈,都没发现闻人喜的影子。

“小喜!”老人家害怕得哭起来。

随后跟来的景家人一见这情形,就知道大事不妙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医学常识:直系血亲之间不能输血。

影视剧中,父母给子女输血或者子女给父母输血的情节,是错误的,至于为什么,解释太长,某瑶懒,不想打字,如果小可爱感兴趣,可以问度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