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们离婚吧。”

  苏玉琢这五个字,说得心平气和。

  萧砚往隔断柜上放手表的动作一顿。

  转头,没有感情的视线看过来,他就这么看向苏玉琢,一言不发,空气中的温度陡然降到冰点。

  苏玉琢放在腿上的手蜷起,抓紧裙摆布料,她垂下浓密的睫毛,头微微低着,长发垂下来,素白明艳的一张脸笼进阴影里,“当初我用尽手段逼你娶我,你一直都知道我接近你动机不纯,不管你娶我是因为什么,我很感激。”

  “可能老天都看不过我的不择手段,才收回我的孩子来惩罚我,现在一切都过去了,我想回家。”

  “我把自由还给你,希望你以后能遇到真心对你的人。”

  鼻子有些酸,苏玉琢不动声色深呼吸几下,压下心口的酸涩。

  卧室里寂静无声。

  苏玉琢始终垂着脑袋。

  忽地,浓重的阴影从头顶覆盖下来,苏玉琢下巴被人用力抬起,冰凉的触感,让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。

  萧砚目光冷漠且深不见底,手下力道有些重,苏玉琢白皙饱满的肌肤变了形,泛起红痕。

   率性短发mm一人一辆火车

  她忍着尖锐的疼,倔强地看向萧砚,不急不缓地又重复一遍:“你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,我们离婚吧。”

  萧砚手下力道加重,狭长的凤眸犹如鹰隼,视线化为实质,狠狠穿透苏玉琢的双目。

  苏玉琢唇色渐渐发白,被萧砚的力道推得跌进沙发里,脑袋抵在靠背上,她倔强着,没有像以前那样在他目光中妥协。

  僵持许久,萧砚松开她的下巴,抬手解自己的衬衫纽扣,很快男性的胸膛袒露出来,紧实性感。

  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抬腿一声不响从她面前走过,走向浴室。

  进浴室门的前一瞬,没有感情的声音从他嘴里蹦出来,语调轻缓,“利用完了就想走?休想。”

  苏玉琢靠在沙发背上,望向头顶的复古吊灯,眼睛里的光渐渐暗下去,像秋季过后的北大荒,寒风萧瑟,满目荒凉。

  另一间卧室。

  叶倾心洗完澡出来,景博渊将被朝朝蹬到脚下的小毛毯盖到他的小肚子上。

  “你去洗吧,我来照顾他们。”

  叶倾心头上裹着干发帽,几缕潮湿的发丝从饱满的额前挂下来,给她添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风韵。

  “头发怎么不吹干?”景博渊拉着她坐下,取下她头上的干发帽,像以前很多次那样帮她擦头发。

  “我今天无意听到二叔和苏玉琢的谈话。”叶倾心握住小家伙的小脚,很小的一点,轻易就被她完全包裹在掌心。

  “听到了什么秘密?”

  “可能是先入为主吧,跟喜姐关系好,不自觉地就觉得后来的苏玉琢以及她的母亲都非善类,今晚听到苏玉琢说起她母亲的事,又觉得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心酸苦楚,一时有些感慨。”

  “凡是都有两面,多换位思考,你想问题的思路会开阔很多。”

  “嗯。”叶倾心往景博渊身上一靠,看向三个小家伙的目光充满慈爱,“不知道以后喜姐能不能和苏玉琢处得来……如果她重新接受二叔的话。”

  翌日一早,萧砚和苏玉琢携手离开,看着一点都不像要离婚的样子。

  车子驶离景家老宅,苏玉琢说:“我想去看罗剪秋。”

  罗剪秋,萧家大儿媳,萧砚的大嫂。

  萧砚什么都没有说,车子却是开往派出所。

  车子停下,苏玉琢看了眼派出所的大门,转头看向萧砚,“我想单独见一见她,你在这等我行吗?”

  萧砚从储物格里摸出烟盒,抽出一根烟塞进嘴里,含糊不清地道:“快去快回。”

  冷漠的声音,一如他清冷的眉眼。

  她在接见室看见那个年方三十岁的女人,穿着号衣,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高贵和凌人盛气。

  苏玉琢眼神凌厉,透着几分恨意,“这么想见我,还有什么说的。”

  这两天,派出所这边一直给她打电话,说罗剪秋要见她。

  “你知道我两年前,为什么要杀苏粉雕?”

  苏玉琢冷冷地看着她,没有开口。

  “其实你应该能猜到,我杀苏粉雕那个贱人,和我想杀你的原因一样,你们不该去招惹砚,招惹他的女人,都得死!”

  罗剪秋面目狰狞,眼睛里迸射出浓烈的嫉恨,很快又变成洋洋的得意,讥笑又嘲讽地看向苏玉琢,“还说什么为你姐姐报仇,你可知道,你枕边睡的,是你姐姐深爱的男人,当真是姐妹情深呐!哈哈……”

  “你姐姐那个贱女人,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,就敢勾搭砚,为了接近他,不惜成为萧承那个臭男人的情妇,你以为我杀苏粉雕,是因为我丈夫萧承?你以为在婚礼上故意栽赃萧承对你欲图不轨,让砚对付他,就是替你姐姐报仇了?”

  萧承,萧砚的大哥,罗剪秋的丈夫。

  “哈哈……我猜,你姐姐要是知道她的好妹妹睡了她深爱着的男人,估计要气得从棺材里蹦出来吧?苏玉琢,你晚上睡觉有没有梦到你姐姐来找你?”

  苏玉琢脸上的血色一点点退干净。

  在萧家的这几个月,罗剪秋百般针对她,设计让她流产,这个过程中,她隐约感觉到罗剪秋对萧砚有着超出叔嫂的情意,罗剪秋察觉到她在搜集自己杀害苏粉雕的罪证之后,直接对她起了杀心。

  国庆那天,苏玉琢被罗剪秋雇佣的杀手带到一幢大厦的楼顶,想逼她跳楼,伪装她是自杀,好不容易逃了出去,慌不择路之际被一辆车撞飞,当时她以为自己死定了,没想到老天送了她一份大礼。

  思及此,苏玉琢没有血色的脸上缓缓绽开一抹笑容,“不管如何,罗剪秋,你输了,想必你已经听说了吧,我是谁的女儿,我爸爸不会放过你的。”说着,她站起身,身躯前倾,鼻尖几乎要触及金属隔栏,眼神好似捕食中的猎豹,阴冷地盯住罗剪秋的眼睛,声音很轻,语调很缓,说出来的话,却让听的人心头一颤。

  “你就等着吃枪子吧。”她朝罗剪秋比着打枪的手势,“砰——”

  这个形声字,让罗剪秋浑身猛烈一抖,眼睛里流露出恐惧的情绪。

  “你这个贱人!你跟你那个妓女姐姐一样,都下贱!”罗剪秋起身冲过来,被手铐锁起来的手从栏杆缝隙间伸出来抓苏玉琢,“你不会有好下场的!你会比我下场更惨!”

  身后的警察上前控制住她,一把将她按在椅子上,“老实点!”

  罗剪秋还在疯狂地诅咒:“你不会有好下场的!”

  “我的下场再差,也差不过你。”苏玉琢慢条斯理地坐回凳子上,轻缓道:“我姐姐睡了你丈夫,我,睡了你觊觎了半辈子都没得到的男人,这样算下来,怎么都是你最惨,萧砚啊——长得好看,身材也很好,可惜,你没那个机会见识一下。”

  “他这个人总是冷冰冰的,不过有个地方一点都不冷,滚烫得每次都能烫进我的灵魂里,罗剪秋,你这辈子都感受不到了,真同情你。”

  “苏玉琢!你不要脸!贱人!贱人!”罗剪秋被刺激得几乎要疯掉。

  “是,我是不要脸,但是我睡到萧砚了啊,你呢,你不要脸也睡不到他,你就算脱光了在他面前,他都不看你一眼。”

  苏玉琢勾着红唇,笑得满目风情,她像个胜利者,向失败者炫耀自己的战利品。

  罗剪秋恶狠狠地盯着苏玉琢那张勾人的脸,咬牙切齿地恨不得生吃她的肉!

  忽地,罗剪秋眸光闪烁了一下,她紧紧握着拳头,声音里都是对苏玉琢的恨,“我就知道你嫁给砚居心不良,你就是为了报复我,才跟他在一起!”

  “是,那又怎样,那个你捧在手心里当宝贝的男人,在我这不过是一双被我穿过的破鞋,你要是想要,我可以脱下来给你,不过,也要看萧砚愿不愿意被你穿——”

  苏玉琢畅快淋漓的话还没说完,罗剪秋忽然爆发出一阵狂笑。

  罗剪秋一边笑,一边拍着大腿看向苏玉琢的身后。

  时间到了,罗剪秋被押着离开,她的身影消失,笑声却久久萦绕这方空间,嘲笑、得意、痛快。

  苏玉琢保持着原本的坐姿,她没有回头,也知道,身后站着谁。

  空气变得沉重,每呼吸一口都无比艰难。

  过了许久。

  苏玉琢站起来,转身,看向门口。

  萧砚双手插兜站在那里,那双向来没有温度和感情的凤眸,覆满千年寒霜。

  苏玉琢感觉血管里的血液一点点冷却,心跳却渐渐加快,一阵赛过一阵的急促心跳,让她心慌意乱。

  “你……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刚刚她和罗剪秋的对话,他听去了多少?

  萧砚不发一言,看了她片刻,转身离开。

  苏玉琢站在原地愣了片刻,抬脚跟上,等她从派出所出来,萧砚已经站在车子旁抽上了烟,她走过来,发现他脚下落了一地烟头。

  十月下旬,太阳早已褪去了夏日的热情,变得温和,秋风萧条,吹落漫天银杏叶。

  金黄的叶子带着不甘和不舍,在半空中打了好几个旋,最终还是落在冰冷肮脏的地面上。

  苏玉琢站在副驾驶车门旁,看向和她隔了一辆车的萧砚,金灿灿的阳光笼在他身上,勾勒出挺拔完美的金色轮廓。

  两年多以前,苏粉雕很高兴地告诉苏玉琢,自己有了非常非常喜欢的男人,还说他有很好听的姓氏,姓萧,萧十一郎的萧。

  苏粉雕没有说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,后来有一次,苏玉琢看见苏粉雕和一个快四十岁的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在一起,苏粉雕被害之前,语无伦次地在电话里跟苏玉琢提起过有人要杀她,又说为了他,就算死也甘愿,她不会放弃喜欢他。

  苏玉琢理所当然地以为,姐姐口中那个很爱很爱、甚至宁愿去死也不愿放弃喜欢的男人,是曾经见过的那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。

  她费了很大的劲儿,才打探到那个中年男人的身份,萧氏集团的萧承。

  又打探到萧承有个极其善妒的夫人。

  为了弄清姐姐的死,她接近萧承的弟弟萧砚。

  谁知道到头来,萧砚才是她姐姐被害死的根源,她姐姐深爱的、宁愿死也不愿放弃喜欢的,是萧砚。

  苏玉琢觉得胸膛里似乎有一把刀,肆意地搅动,把她一颗心搅得稀烂。

  “萧砚……”两人不知道站了多久,她开口打破表面的宁静,“那些话你都听到了吧,那都是我的心里话,我们……离婚吧。”

  此后余生,她恐怕都无法坦然面对萧砚这张脸。

  姐姐为她牺牲了太多,苏湄去世那年,她们姐妹才十五岁,义父苏余生因为苏湄的死受了打击,整日精神恍惚,苏余生有个打了一辈子光棍的哥哥,姐妹俩十六岁的那个夏天,苏余生的哥哥打晕了苏余生,闯进姐妹俩破败的闺房。

  苏粉雕用尽力气和勇气把苏玉琢推出房门,抱住闯入者哭着朝她喊:“去找人来,快!”

  等她敲开邻居的门,带人来救苏粉雕,苏粉雕已经失守。

  事情传出,谩骂讥笑铺天而至。

  苏玉琢很多时候都在想,那件事,或许也是姐姐放弃学业的原因之一,姐姐是在破罐子破摔,很多时候,她都从姐姐笑意盎然的眼睛里看到死灰的颜色,直到姐姐告诉她有了很喜欢很喜欢的男人之后,她才从姐姐的眼睛里看到属于二十岁出头女孩的鲜亮光彩。

  “我们离婚吧,看见你,我就想起姐姐的死,虽不是你有意,她因你而死这是不能更改的事实。”

  萧砚从唇边夹走烟,抬脚绕过车头走过来。

  苏玉琢本能地低下头,萧砚俯视着她的头顶,伸手抬起她的脸。

  “就这么想要摆脱我这双破鞋?”声音低沉森冷,犹如冰裂之声。

  “是啊,很想摆脱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话音落,萧砚放开她,再次绕过车头,坐进驾驶室。

  “上车。”

  苏玉琢有些怔怔的反应不过来,“去哪儿?”

  “离婚。”

  叶倾心听说萧砚和苏玉琢离婚,已经是六天后。

  “他们为什么离婚?”那天在老宅看见,两人关系还很不错。

  “谁知道啊。”景索索嘴里叼着棒棒糖,腮帮子鼓得像嘴里藏了食的仓鼠,说话含糊不清:“苏玉琢昨天来家里跟二叔说要回老家,二叔肯定不同意啊,她只说一句心意已决,搞得跟拍电视剧似的。”

  “我估计她是受不了萧三哥冷冰冰的德性了,你说谁身边整晚躺着个冰箱能舒服?不冻死才怪,唉——可怜了萧三哥,好不容易讨个媳妇,才几天啊,就吹了。”

  景索索把棒棒糖嘬得滋滋有声。

  今天又是一个周六,小家伙们仰躺在婴儿车里睡觉,景博渊不在,也不知道哪阵风把景索索和窦薇儿吹到了南山墅。

  窦薇儿不认识萧砚和苏玉琢,听着怪没意思的,就在旁边看小孩睡觉。

  “对了,听说下个周一古娇开庭哎,心心,你到时候要不要去看?”景索索也是昨晚无意听几个长辈说起才知道的。

  古娇开庭的事叶倾心也知道,景博渊跟她提过,她不想让叶倾国出面,景博渊直接全权交由陈霆处理,靓颜集团那边也全权交由他处理。

  老两口或许是不忍心亲眼见古娇被审判,毕竟在一起朝夕相处了十几年,曾经也是有真感情,又或许,是已经恨古娇恨得不想再见到她。

  “我不去,看她不如在家陪宝宝。”叶倾心视线温柔地看向熟睡的小家伙。

  古兴德在景逸婚礼上闹过之后,被派出所关了几天就放出去,后来倒是老实了下来。

  古家老夫人那边也没有再来烦叶倾心或是颜家老两口。

  “说得也对,她也没什么好看的。”景索索倒进沙发里伸个懒腰,“以前觉得古娇挺不错了,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,颜奶奶真是白养她这么多年了。”

  正说着。

  窦薇儿的手机忽地响起铃声。

  她从包里掏出手机看了下,随后把又把手机往沙发里一扔。

  “怎么不接啊?”景索索伸手拿起手机看,屏幕上亮着‘贺云宵’三个字。

  “你认识贺云宵啊?我记得他昨天刚从国外回来。”景索索随意地说。

  窦薇儿看向她,“你也认识?”

  “嗯啊,从小就认识,他经常欺负我!”景索索从嘴里拿开棒棒糖,说:“我可记仇了,以后总有一天要报复回去!”

  “对了,你怎么认识他的?看你对他爱答不理的态度,他不会是在追求你吧?那你可要挺住了,千万不能让他轻易追到手,顺便给我报个仇。”

  景索索暗搓搓地搓着手,两眼放光,好像已经想到收拾贺云宵的办法,“跟我说说,他是不是在追你?”

  “他就一直想请我吃饭,不算追吧。”窦薇儿跪坐在茶几地毯上,双臂叠起来搭在婴儿车边沿,微微上挑的明眸羡艳地看向车里的孩子们,时不时的伸手摸一下孩子们的脸蛋,柔软的触感,让她越发喜欢。

  “哈!无缘无故的一个男人请一个女人吃饭,肯定有所图,薇儿这么漂亮,那小子一定是看上你了,嘿嘿嘿……老天有眼,我被欺负的仇指日可报——”

  话音未落,景索索想起什么似的,又道:“我记得贺大哥以前也追过你吧?你们是不是处过?现在贺云宵又追你,这兄弟俩口味怎么一样?哎呀,好像更好玩了,贺云宵死定了!”景索索啧啧舌头,笑得奸诈,“他死定了!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二更,明早来看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