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笑笑,我送你吧!”

一辆白色的豪车在身边停下,后座的车窗摇下来,露出叶清宸那张带着温暖笑意的俊美脸孔。

“谢谢,不过我坐公交车很方便。”安暖暖露出一抹礼貌的微笑,很干脆的拒绝了叶清宸。

叶清宸早料到她会拒绝,没再坚持让她上车,反而自己推开车门下车,他将后车门关上的同时,对司机交待了一声:“你开着车子在后面慢慢跟着。”

“那我陪你去公交站台吧,你一个女孩,又是这种人少的路段,我不放心。”叶清宸跟司机交待完之后,目光落在安暖暖的脸上,话虽然是用很温和的语气说出来的,不过他的神情第一次透出霸道来。

安暖暖笑了笑,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继续往山脚的方向去。

原主究竟跟这两兄弟之间发生了什么事?虽然不知道剧情,不过安暖暖有种很强烈的感觉,原主跟姓叶的两兄弟之间,一定发生过什么。

究竟是什么事,让原主看见叶清涵眼里的戾气,情绪会有那么大的反应?

“笑笑,你真的全都忘了吗?”

就在安暖暖走神,想原主跟叶家兄弟之间发生过什么时,叶清宸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拉回她飘远思绪。

“什么意思,或者我应该问你,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安暖暖停下来,转身仰头看着叶清宸。

“八年前,我混身是血的倒在路口,是你和你的父亲将我送到了医院,之后还收留了我,我就是你的小哥哥呀!”叶清宸压下心里的急切,神情带着喜悦与激动,轻声开口道。

清纯美女校花夏天军训生活照

听了叶清宸的话,安暖暖的心里涌起激动与喜悦的情绪,这个情绪来自原主。

安暖暖强行将这股情绪压制下去,心中根据原主的情绪波动,大概确定原主想完成的愿望,应该跟记挂了这么多年的小男孩有关,至于具体是什么,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“原来是你,八年前,你留下一张纸条,就那样消失了,我和爸爸、妈妈还担心了好久。”安暖暖笑了笑,平静的回了一句。

“当初我怕家里人担心,着急回家,所以没有跟你,跟伯父、伯母道别,不过后来我去你家找过你,可是你们已经搬家了。”叶清宸见安暖暖神情很平静,心里隐隐有点发慌,下意识的伸手抓住安暖暖的胳膊,着急的解释道。

安暖暖看了眼胳膊上的手,脸上的情绪没什么变化,但是直接抬手,推开了他了手,然后退了两步,与他之间拉开距离。

“我家里出了点事情,所以就搬家了。”安暖暖垂下眼睛,一句带过搬家的原因,然后仰头看着他,脸上露出期待的笑容:“那我们的约定还做数吗?”

“我们的约定当然做数。”其实在安暖暖问出这句话时,叶清宸就慌了,虽然他脸上维持着镇定,不过声音跟平时说话时,还是有细微的不同,他会这样,最大的可能是心虚。

不过是少年时的一句玩笑话,他为什么要心虚?

因为他是假的,所以他心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