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丝瓜app一成版人

   “殿下,小人多年的经验,锻打越多,枪管炸膛的风险就越低,因此我打制枪管时,都会多打上一轮。”这一次说话的是古作章。

   朱慈烺还是不说话,锻打能减少铁中的杂质,硫含量确实能减少一些,但其他有益含量同时也减少了,锻打越多,铁性越脆,做刀枪盔甲倒是合适了,但却不适合铸炮或者是制造枪管。

   只有减少铁中的硫含量,才能软化铁质,降低炸膛的风险。

   减少了炸膛的危险,火枪威力自然就上去了。

   老匠人们议论纷纷,但没有一人能提出有效的建议。

   就在朱慈烺不抱希望,准备结束这个话题之时,忽然听到匠人群的最后面,隐隐有人提到了两个字:“石灰……”

   朱慈烺眼睛一亮,兴奋的一拍大腿,心说我怎么忘记了啊?前世钢铁厂都会使用脱硫剂,虽然不知道他们脱硫的过程,但却知道有一种脱硫剂的成分,那就是氧化钙,也就是石灰。

   石灰可以脱硫啊!

   我怎么没想起来?

   朱慈烺兴奋激动的样子,把田守信和褚宪章都吓了一跳。

   “你上前说话!”

   朱慈烺指着那个说“石灰”的匠人,眼睛里的兴奋掩藏不住。

   泪痣勾人俏丽妹纸心中的公主梦

   那老匠人走到人群的前方,一脸惶恐的向朱慈烺施礼。

   “你刚才说石灰?这个办法谁告诉你的?”朱慈烺问。

   那匠人结结巴巴:“回殿下,小人爷爷在世的时候,有一次曾经提过,他当年铸造铁壶时,会在铁水中悄悄撒一把石灰,这样他铸出的铁壶就比别人的耐用,不容易摔破。但铁壶跟铳管毕竟是两码事,小人也就是随便说说,殿下您千万别当真啊……”

   说着就跪在了地上。

   “不,必须当真!”朱慈烺笑:“我觉得你这个办法可行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“小人黄信介。”

   “好,黄信介你听着,本宫命令你,从今天开始,你放下手里的工作,只做一件事,那就是试验在铁水里撒石灰的比例,多少铁水,撒多少石灰,打制成枪管后能降低炸膛的风险,你必须给本宫一个精确的数字。你撒过石灰的晋铁,如果能降低一半的炸膛率,就算你成功,我会重重赏你!我的话,你听明白了没有?”

   “臣……明白了。”黄信介满是后悔,真不该在后面胡言乱语,现在太子爷的命令压下来,他想不接都不行。

   “你的提议很好,本宫要重赏你,田守信,拿五十两银子来!”

   朱慈烺笑。

   现场一阵小惊呼。

   五十两银子,那可是一笔巨款啊。

   很快,田守信就取来了五十两银子,放在一个木托盘里,呈到黄信介的面前,笑眯眯:“黄信介,接赏吧。”

   “啊……”

   黄信介惊的站不住,他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银子啊。

   现场的老匠人们都轰动了,和黄信介一样,他们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银子,想不到皇太子出手如此大方,黄信介只因为一句话,出了一个点子,就得到这么大的奖赏。众人又是嫉妒又是羡慕。

   黄信介跪倒在地,颤抖着接过银子。

   “黄信介,我给你提一个建议,一次用一百斤铁水做试验,多试几次,一定要试出最佳的比例。”朱慈烺给黄信介鼓劲。

   黄信介如梦如幻,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他高高捧起那五十两银子,激动的喊:“臣知道了,臣一定竭尽力……”

   “褚宪章,火器厂要力配合黄信介的试验。”朱慈烺看褚宪章。

   “奴婢明白。”褚宪章躬身。

   齐宁蜷着手低着头,一脸的沮丧,他隐隐意识到,自己掌厂太监的位置,可能真要没了,不然一连两道命令,皇太子为什么不直接命令他这个掌厂太监,却要命令褚公公呢?唉,看来自己真不是当官的料,回宫就回宫吧,起码没有挨皇太子的板子。

   “田守信,把那包弹丸拿出来。”处理了硫高的难题,接下来就是弹丸了。

   鸟铳所使用的弹丸都是铅弹,铅比较软,在铳管中不易卡壳,而且铅比铁重,射出铳管力量更大,所以铅弹是鸟铳的标配。

   但朱慈烺却发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火器厂生产的铅弹不够光滑,有些甚至非常粗糙,这样不但加大了铳管中的阻力,增添了炸膛的危险,从铳管里射出后,空气里的阻力也会增加,因此他想着怎么才能把铅弹制作的如前世那般光滑如玉呢?

   朱慈烺把问题一说,工匠们都陷入了思索。

   现在的铅弹都是沙模铸造,把铅水倒入沙子制作的模具中,由于模具本身并不光滑,因此铸成的铅弹也不太规矩。要想变的光滑,肯定得想别的办法。

   “谁能解决这个问题,照例赏五十两,有了想法,随时都可以来找我。”

   朱慈烺大声宣布。

   工匠们又是微微骚动。

   “好了,都去忙吧。”解决了硫高问题,朱慈烺心情大好。

   “谢殿下!”

   匠人们都散去,一个个眉开眼笑的,今日不但涨了工钱,亲眼见到了皇太子,其中的几个幸运者还面对面的跟皇太子说话,这样的福气,可是几辈子也修不来的,更不用说得了皇太子赏银的黄信介和古作章这两个大红人了,火器厂上下,所有工匠都深感荣耀。

   而铅弹问题,让所有工匠都是跃跃欲试,如果能解决,不也能跟黄信介一样吗?

   工匠们散去后,朱慈烺看着褚宪章,淡淡说:“火器是我大明军队之倚仗,火器厂掌厂太监必须是一个聪慧警惕,知识渊博之人……”

   话说的很明显。

   褚宪章心里黯然,暗想:终究是没有保住齐宁,脸上却冷冷:“齐宁。”

   齐宁哭着跪在地上:“在。”

   “从现在起,你不是火器厂的掌厂太监了,跟咱家回宫去吧。”褚宪章冷冷说。

   “是。”齐宁抹了一把眼角的泪,站起来。

   “赵小可。”

   “在。”齐宁身后闪出一个小太监。

   褚宪章冷冷道:“火器厂,你暂时先管着。”

   赵小可赶紧跪倒在地:“是。”

   虽然竭力压制,但眼睛里的惊喜却藏不住的流了出来。